今年六月間農委會林務局決議將台灣獼猴從保育類調整為一般類野生動物,論者認為,基於環境倫理與原住民文化,應繼續保護獼。作者提供

劉烱錫/台東大學生命科學系教授、南島社區大學發展協會總幹事

今年六月間行政院農業委員會林務局召開野生動物諮詢委員會議,決議將台灣獼猴從保育類調整為一般類野生動物。筆者基於環境倫理與原住民文化,認為應繼續保護獼猴免於被獵捕或傷害,不能僅因獼猴的族群數量夠多,或有損農作物就將可將牠們捕殺。

台東原住民普遍認為動物與人們有親緣關係,猴子更是泛人類,因此不捕食。達魯瑪克部落的長老會議主席林得次先生講猴子由來的故事說,以前有人煮飯時,嫌小米太小粒,小米聽了很生氣,於是突然大膨脹,把屋子塞滿,人們爭先恐後逃出,從門逃出去的還是人,從窗戶逃走的變猴子。

鸞山森林博物館阿力曼館長則說,猴子是貪吃的媳婦變成的,芋頭還沒煮熟就急著吃,結果喉嚨受傷,於是只能發出吼叫聲。台東市馬蘭部落的Kakitaan(公共事務領導人)羅福慶先生稱猴子為lutong,可用來比喻愛調皮搗蛋的人,若猴子造成嚴重農損,常會被抓起來,教訓一頓後再放走,有人要牠們服勞役,幫忙採椰子、揹橘子等,變成互相認識的朋友。

台東原住民蓄意殺猴的文化,以普悠瑪部落的刺猴祭儀最為代表,少年們每年要抓一隻小猴子,關在少年會所高腳屋的樓梯旁,輪流餵牠,和牠打招呼,和牠培養感情幾個月,等到十一月時,要把小猴子綁起來,每個人拿長矛刺死牠,以訓練孩子面對敵人時,你死我活的膽量。

猴子太像人,其血緣和猩猩、人類一樣都屬靈長類。阿力曼說,猴子和其他動物不一樣,是有靈性的。所以,不管獼猴的數量多少,原住民都可以尊重獼猴的生存權,也盡量包容牠們,若有農損,通常用狗追趕即可。猴子好奇好動,但不是什麼都吃,若有農損發生,可調整農作物種類因應,或如佛心釋迦園張明揚先生在卑南鄉太平村山邊經營有機釋迦,園裡也種木瓜、香蕉、芭樂給猴子吃,讓猴子自然不會吃他只七分熟就可收成的釋迦。再不行,在水果成熟期架設電網隔離,也是很有效的辦法。真有猴子敢冒被電的風險,也可學原住民在小米成熟時,搭工寮在晨昏趕麻雀,長期抗戰一個月。

常聽農民說猴子很貪吃,吃相不好,很浪費,常有一百多隻成群為害,堪稱是果農的大敵。事實上,猴子遠比人類早在台灣這塊土地生活,牠們愛吃果實,和台灣低海拔的榕楠林型尤其關係密切,樟科、無花果的榕類,包括愛玉子不但是他們的最愛,經過牠們食用後的發芽率也特別高。當然牠們也愛吃鳥蛋、昆蟲,同時是熊鷹等猛禽猛獸的獵物,是森林生態體系的重要成員。

屏東科技大學野生動物研究所蘇秀慧教授指出,日本每年獵殺幾千、上萬隻猴子的結果,農損也不見得減輕,我們有必要跟進嗎?台灣是比日本更多元文化的國家,建議學習原住民尊重自然,把猴子當泛人類看待,讓人間的倫理及於牠們。或是學學富有生態良心的農友,在不傷害獼猴的情形下,想辦法減輕農損。

政府已有補助架設電網防猴害的費用,今年五月又通過有機農業促進法,讓友善環境的農業可長期獲得生態補貼。呼籲行政院農業委員會退回野生動物諮詢委員會的決議,繼續保護台灣獼猴,別讓台灣的環境倫理大倒退,成為環境教育的負面教材。

About the Author

青志 謝 ()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