魯凱族的達魯瑪克部落與台東林管處合作的「民族植物永續利用暨產業開發計畫」,在第八林班地作業,該處也是卑南族的利嘉部落傳統領域,利嘉族人發現部落在未被告知狀況下,後山珍貴筆筒樹被大量砍伐,日前前往林管處抗議。資料照片

劉炯錫/台東大學生命科學系教授,南島社區大學發展協會總幹事,台灣森林認證發展協會創會理事長

台東地區部落古國Likabon(利嘉)的江堅壽縣議員與部落會議朱銘哲主席帶領族人前往台東林區管理處陳情抗議,聲稱林管處與隔鄰另一部落古國Taromak(達魯瑪克)合作的「民族植​​物永續利用暨產業開發計畫」實施地區為其傳統領域,林管處未經過諮商同意,砍伐筆筒樹,相思樹遭等伐木行為應停止,並向該部落道歉。

筆者認為台灣早應落實聯合國“原住民權利宣言”,在自然資源方面應依照國際自然保育聯盟(IUCN)的ICCA決議,政府與部落之間,部落與部落之間的多數爭議多可解決,若還無法解決,再循司法管道處理。

該爭議地區約470公頃,在地籍上為卑南鄉利嘉村的呂嘉望段,林業經營地號為台東事業區第八林班。根據筆者自1995年年參與達魯瑪克社區營造以來所累積的部落地圖資料,本地段在領域範圍之內,有bolingaongao,“icicwngo,tasikoa,lra’elra’e,tase’ese’edra,dromadrelenge,lekeme,macacaebe,lribangerava等9個地名。另根據我2004年年執行水土保持局對利嘉與大巴六九部落進行的生態資源調查與复育規劃時,曾訪談耆老有關部落地圖,結果顯示本地段未在其傳統領域範圍之內,也無地名分佈。

我國村里界線與地籍段名與部落領域範圍之差異甚大,極易引發部落間的爭議。錯亂不只如此,通往該爭議地段的利嘉林道完全位於tamalakau(大巴六九或泰安)部落領域,而泰安產業道路卻幾乎都在利嘉部落領域內。

所謂ICCA(土著人民和社區保護區和地區)是2003年IUCN保護區大會時所通過的德班協議與行動計劃(Durban Accord and Action Plan)決議內容,是指原住民與社區自主保育的地區或領域。聯合國在2007年通過“原住民權利宣言”後,IUCN2008年大會並要求其會員國與聯合國相關法規的執行單位如“生物多樣性公約”,“濕地公約”,世界遺產等,若位於原住民地區也應以原住民自主保育為原則。

IUCN的保護含有保存(保存),永續利用(可持續利用)及復育(恢復)的綜合概念,永續利用尤其是原住民與社區的核心內涵。但我國將保護翻譯為保育,中國翻譯為保護,往往漠視永續利用,限縮與侵害原住民與社區的自然資源權利。近年來我國甚至在原住民地區推動裡山倡議,殊不知該倡議並無原住民權利與自我治理的內涵而不適用。

FSC森林驗證是落實聯合國原權宣言與IUCN原住民自主保育決議的可行作法。驗證前,驗證單位根據FSC的驗證原則與標準,檢視近200項指標,包括土地權屬,原民領域,社區與勞工相關,環境保護,經濟可行性等。以本爭議地段為例,若領域無疑義,且達魯瑪克部落為經營主體,因經營道路通過利嘉與大巴六九部落的主要聚落與領域,森林經營計畫也應先諮詢兩部落;另還應主動告知環保團體及利害關係人待這些沒有太大爭議後,即可邀請驗證公司來稽核,稽核通過後,經營計畫書與稽核員報告都須對社會公開,隨時被檢驗.FSC生態標章已是林產商品的主流,因此花費一點驗證費是值得的。

我國遲遲未能實施部落公法人情形下,部落可透過部落會議委託政府部門,民間團體或企業為經營主體,或有意經營的公私部門也可主動尋求部落會議的同意,經法律公證而簽約經營。

相鄰部落間的祖傳領域常有重疊或認知不同現象,誰也不讓誰乃人之常情。建議原住民族委員會催促各部落儘速完成領域調查並自我宣告。當遇有爭議時,原民會應另提供必要的律師費用補助爭議的雙方或多方,交由法院攻防與判決,相信多半可解決。問題是,有些部落恐怕連可詢問領域範圍與地名的長老已不在或碩果僅存,這些部落像加護病房的病人一樣,不會吵,沒爭議,反而更需要原民會主動去搶救其部落地圖文化。

About the Author

青志 謝 ()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