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人在2月20日於《蘋果日報》即時論壇的「部落國留學」專欄撰寫《當消失蹤影40年的雲豹在阿塱壹森林現身》一文後,引發熱烈的討論與各媒體後續報導。台東縣南島社區大學發展協會於2月27日舉行記者會,阿塱壹部落會議阿拉拜主席到場說明不公布確實時間與地點的理由、已持續派員24小時巡邏守護,並強調該部落把雲豹視為古代偉大戰士靈魂的化身、天神和祖靈的使者,他們堅持要自主調查研究。

山林回歸原民自治

南島社區大學高正治理事長報告支持阿塱壹部落自主研究已募得10萬元捐款,鸞山森林博物館阿力曼館長分享他2001年在內本鹿山區目擊雲豹的過程,並當場捐贈5萬元。
為什麼要支持原住民部落自主調查研究,除了基於尊重部落固有的自然主權外,我也提供自己的親身經驗。1980年代,我20多歲,自認野外求生能力強,敢闖蕩中低海拔叢林,有點自豪於登山界與生態學界。後來在北部調查野生動物,僱用泰雅族人協助,才知道和他們比起來,自己簡直是還不上道的肉腳。
原住民男士腰間掛著山刀,背個籐籃,裡面放米、鹽、打火機和火種,1件夾克和雨衣就上山了,晚上睡覺時,烤個火,蹲著就可以睡,我卻要背著重重的食物、炊具、帳篷、睡袋等生活用品。
我30多年前用最先進的鋁製、彈性塑膠製的捕鼠器怎麼放陷阱,仍很難捉到各種鼠類,經常摃龜。泰雅族大哥卻用簡單的藤索或腳踏車煞車線就可以捕捉到20公克的森鼠、300公克的松鼠、1公斤的飛鼠,還有中大型哺乳類動物與飛禽。我曾試著學他們捕捉動物的技巧,跟他們一起爬樹,問題是我仍然看不出樹幹的爪痕,無從判斷動物的種類和大小,也就學不會作適當的套圈活捉松鼠、飛鼠、果子狸。
我大學時期曾擔任中興大學登山社長,闖蕩叢林時,經常迷路。我來台東大學任教後,和原住民上山,好像就到他的家園一樣,不必帶指北針、高度計、等高線圖,想去哪就去哪。我們登山朋友能背40公斤就算很厲害,台東原住民動不動就背達5、60公斤的獵物回來,布農族更是超人,100公斤也不是難事。布農族甚至4、50度陡坡也可直接走上去,不必之字型繞路,讓我目瞪口呆。
原住民過人的地方,從山到海,不勝枚舉。所以,我一再投書呼籲國人回復原住民自然主權,支持他們像祖先一樣繼續在其傳統領域神下去,山林應逐漸回歸原住民自治;但30年來,政府土地管理單位至今沒有太大改變,頂多換湯不換藥。

兌現對原民的承諾

聯合國在1992年地球高峰會呼籲要支持原住民在地永續發展了,1993年提出《原住民權利宣言》草案了,1996年行政院成立原住民族委員會了,立法院在2004年底通過《原住民族基本法》了,聯合國《原住民權利宣言》在2007年通過了,國際自然保育聯盟(IUCN)在2008年決議原住民社區自主保育原則(ICCA)了,國民黨的馬英九總統在2009年簽署人權兩公約理應落實原權宣言了,甚至民進黨的蔡英文總統在2016年8月也向原住民道歉,說要落實原住民自治了,要賦予部落「公法人」地位了,結果呢?
感覺原住民族委員會只是寄人籬下,有哪個主委曾堅持落實原住民山海土地正義,像農委會前主委彭作奎先生為堅持農地農用而在1999年辭官呢?
呼籲蔡總統兌現對原住民的承諾,跟上已開發民主國家的腳步,讓各部落族人在自己的領域當家作主。這次阿塱壹原住民目擊雲豹之後,決議委請南島社區大學發展協會以募款方式自主守護與研究雲豹,除了堅守自然主權,且不信任去年未經部落同意、也不回文部落會議舉報,擅自以疏伐之名而行濫伐到底的林務局外,他們也很質疑生態學者的山林能力。
今年伊始,部落巡守隊員聲稱目擊雲豹後,我曾兩度與他們座談,對他們進一步找到雲豹的糞便、痕跡或拍到雲豹的照片,很有信心。敬請各界支持部落子民從守護與研究雲豹開始,進而傳承千百年的山林文化,在祖靈領域永續與發展。

台東大學生命科學系教授、南島社區大學發展協會總幹事

圖片來源:https://www.openbook.org.tw/article/p-34219

About the Author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