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豹生態研究 部落子民應是主力(劉烱錫)

本人在2月20日於《蘋果日報》即時論壇的「部落國留學」專欄撰寫《當消失蹤影40年的雲豹在阿塱壹森林現身》一文後,引發熱烈的討論與各媒體後續報導。台東縣南島社區大學發展協會於2月27日舉行記者會,阿塱壹部落會議阿拉拜主席到場說明不公布確實時間與地點的理由、已持續派員24小時巡邏守護,並強調該部落把雲豹視為古代偉大戰士靈魂的化身、天神和祖靈的使者,他們堅持要自主調查研究。

山林回歸原民自治

南島社區大學高正治理事長報告支持阿塱壹部落自主研究已募得10萬元捐款,鸞山森林博物館阿力曼館長分享他2001年在內本鹿山區目擊雲豹的過程,並當場捐贈5萬元。
為什麼要支持原住民部落自主調查研究,除了基於尊重部落固有的自然主權外,我也提供自己的親身經驗。1980年代,我20多歲,自認野外求生能力強,敢闖蕩中低海拔叢林,有點自豪於登山界與生態學界。後來在北部調查野生動物,僱用泰雅族人協助,才知道和他們比起來,自己簡直是還不上道的肉腳。
原住民男士腰間掛著山刀,背個籐籃,裡面放米、鹽、打火機和火種,1件夾克和雨衣就上山了,晚上睡覺時,烤個火,蹲著就可以睡,我卻要背著重重的食物、炊具、帳篷、睡袋等生活用品。
我30多年前用最先進的鋁製、彈性塑膠製的捕鼠器怎麼放陷阱,仍很難捉到各種鼠類,經常摃龜。泰雅族大哥卻用簡單的藤索或腳踏車煞車線就可以捕捉到20公克的森鼠、300公克的松鼠、1公斤的飛鼠,還有中大型哺乳類動物與飛禽。我曾試著學他們捕捉動物的技巧,跟他們一起爬樹,問題是我仍然看不出樹幹的爪痕,無從判斷動物的種類和大小,也就學不會作適當的套圈活捉松鼠、飛鼠、果子狸。
我大學時期曾擔任中興大學登山社長,闖蕩叢林時,經常迷路。我來台東大學任教後,和原住民上山,好像就到他的家園一樣,不必帶指北針、高度計、等高線圖,想去哪就去哪。我們登山朋友能背40公斤就算很厲害,台東原住民動不動就背達5、60公斤的獵物回來,布農族更是超人,100公斤也不是難事。布農族甚至4、50度陡坡也可直接走上去,不必之字型繞路,讓我目瞪口呆。
原住民過人的地方,從山到海,不勝枚舉。所以,我一再投書呼籲國人回復原住民自然主權,支持他們像祖先一樣繼續在其傳統領域神下去,山林應逐漸回歸原住民自治;但30年來,政府土地管理單位至今沒有太大改變,頂多換湯不換藥。

兌現對原民的承諾

聯合國在1992年地球高峰會呼籲要支持原住民在地永續發展了,1993年提出《原住民權利宣言》草案了,1996年行政院成立原住民族委員會了,立法院在2004年底通過《原住民族基本法》了,聯合國《原住民權利宣言》在2007年通過了,國際自然保育聯盟(IUCN)在2008年決議原住民社區自主保育原則(ICCA)了,國民黨的馬英九總統在2009年簽署人權兩公約理應落實原權宣言了,甚至民進黨的蔡英文總統在2016年8月也向原住民道歉,說要落實原住民自治了,要賦予部落「公法人」地位了,結果呢?
感覺原住民族委員會只是寄人籬下,有哪個主委曾堅持落實原住民山海土地正義,像農委會前主委彭作奎先生為堅持農地農用而在1999年辭官呢?
呼籲蔡總統兌現對原住民的承諾,跟上已開發民主國家的腳步,讓各部落族人在自己的領域當家作主。這次阿塱壹原住民目擊雲豹之後,決議委請南島社區大學發展協會以募款方式自主守護與研究雲豹,除了堅守自然主權,且不信任去年未經部落同意、也不回文部落會議舉報,擅自以疏伐之名而行濫伐到底的林務局外,他們也很質疑生態學者的山林能力。
今年伊始,部落巡守隊員聲稱目擊雲豹後,我曾兩度與他們座談,對他們進一步找到雲豹的糞便、痕跡或拍到雲豹的照片,很有信心。敬請各界支持部落子民從守護與研究雲豹開始,進而傳承千百年的山林文化,在祖靈領域永續與發展。

台東大學生命科學系教授、南島社區大學發展協會總幹事

圖片來源:https://www.openbook.org.tw/article/p-34219

【部落國留學】被誤解的永續農業與未落實的原民土地人權

友善環境耕作的長濱鄉南溪水梯田保留農田生態系,本土的泥鰍、鱔魚及諸多水草生育其間。作者提供

劉烱錫/台東大學生命科學系教授、南島社大總幹事、台灣環保聯盟執行委員

去年12月到波蘭卡托維治市參加聯合國第24次氣候變遷公約締約國會議時,從奧地利的場子聽到有機農業有助於土壤固碳,晚上回去和同住一家民宿的奧地利青年代表詢問該國有機農業推動情形,青年很自豪地指出,奧地利的有機農田佔總農地面積已達25%,這和台灣僅約1%而言,差距很大。

不過,民進黨這兩年多來總算開始大力推動有機農業,期許兢兢業業的陳吉仲主委繼曹啟鴻、林聰賢前主委之後,帶領大家衝出有機、永續農業的新境界。

根據有機農業研究院(Research Institute of Organic Agriculture,簡稱FiBL)整理到2016年的統計資料,全球已有57.8百萬公頃有機農地,佔總耕地約1.2%,較2015年增加7.5萬公頃(約13%),已有15個國家超過10%面積的農地採有機耕種。就食品市場而言,有機農產品達897億美元,2011年至2016年間成長38%,北美與歐洲就佔了91%。可見台灣的有機農業在全球僅屬中段班,更是已開發國家的末段班。

有機農業是指不使用農藥、化肥及基因改造作物的農法,是經過第三方驗證的友善環境與健康的耕作方式。這對已有穩定產量與收入的慣行農民而言,即使各國祭出生態補貼等誘因推動有機農業,往往曲高和寡,尤其一開始要面對病蟲害的高風險,農民只能敬謝不敏。

例如台東縣內面積已達5000多公頃的釋迦園,真正有機耕作的面積數仍不到10公頃。這幾年來,我以釋迦具超高維他命B與C等保健價值理由,鼓勵青農們努力邁向有機耕作,雖已有約30公頃的果品達到農藥零檢出,仍須少量與謹慎地使用農藥。

聯合國2030年的17項永續發展目標中,大多與農、林、漁、牧有直接或間接關係。因應永續發展趨勢,國際也有永續農林漁牧的標章系統,例如永續耕作的雨林聯盟、荷蘭UTZ標章及公平貿易標章,永續森林的FSC標章,永續水產養殖的ASC標章,永續海洋捕撈的MSC標章等。

永續農業標章通常不會要求完全不能使用農藥、化肥及抗生素,但要求盡量不用,使用時需有嚴謹的過程與紀錄,例如透過降低水產養殖密度與物種多樣化來減少疫病等。或如釋迦園仍保留野草與蟲鳥,只針對粉介殼蟲局部噴藥,待農藥自然分解後才採收,可達到農藥零檢出,同時產量與品質也不太輸給慣行農法。

不過永續一詞所代表的意義不只環境保護與經濟可行,還要兼顧社會公平正義,這包括農工安全與合理所得,在原住民地區更應從本質上尊重原住民權利宣言。FSC永續森林標章已約2億公頃,很多位於原住民地區;雨林聯盟永續耕作標章已達130萬公頃,而在歐洲ASC標章和有機標章的水產品在價格上沒什麼差別,可見永續農、林、漁業標章已逐漸成為國際主流,值得跟進。

談永續,不能避談人權,就像不友善環境的大型水力發電不能歸類為可再生能源一樣。

在國際會議場合常看到開發中國家的原住民控訴其政府不遵守聯合國《原住民權利宣言》中有關自然資源的固有權利,他們在國內甚至冒著生命危險維護傳統領域主權。今日民進黨政府已從過去的黨國威權政府第二次執政2年多,仍未見落實原住民權利宣言,尤其是管理原住民土地的林務局及國家公園等,簡直和開發中國家的作法沒兩樣。

期許民進黨要堅定走民主人權之路,不能裝死沒看到原住民的土地人權遲遲未落實,繼續以「轉型正義」愛轉不轉。

農委會要實踐永續發展目標,應該從本質上尊重原住民權利,響應國際自然守護聯盟(IUCN)在2007年聯合國通過《原住民權利宣言》之後,在2008年即開始推動原住民自己守護山林河海(原住民社區守護區,簡稱ICCA),而不是拿日本於2010年《生物多樣性公約》提出的《里山倡議》在原民地區大肆推行。

里山倡議既無國際法律地位,又乏原住民文化與權利內涵,在原住民地區推行,難道要麻痺原住民的權利意識嗎?

去年9月全國農業會議時,有林務局高官向我轉達局內同仁說我一再強調原住民權利,聽得很煩,另有林務高官請我別再提FSC森林驗證。

林務局顯然仍不尊重原住民權利,沒有用力推ICCA不說,最近台東林區管理處未經達魯瑪克部落族人同意,在元旦期間擅自開記者會說「發現」在大浦山一帶發現紅檜巨木群,搏得不少新聞版面。熟知,那裡是達魯瑪克人稱為Alibishi的地方,屬於族人平常不能隨便去的高海拔(Babulen)地帶,不但有紅檜和具有狩獵英雄可配戴的西施花樹(一種大型的杜鵑花),也是聖鳥熊鷹的棲息地,有事路過也應低調小聲。

林務局這種行為有把原住民當主人嗎?還是骨仔裡仍是威權時代的統治官僚,只是以懷柔攏絡手段取代威權時代的高壓取締而已?

林務局推里山倡議多年,仍不見從本質上尊重原住民權利地推動原住民社區守護區ICCA。作者提供

南溪水梯田的泥鰍與田螺。作者提供

 

【部落國留學】台灣推動友善環境農業才有出路 才是大利多

圖為布農族胡金至先生無私分享小小自然農場栽種水蜜桃30年的成功經驗。劉烱錫提供

劉烱錫/台東大學生命科學系教授兼深層海水中心主任

今年6至9月間,筆者參加許多場次的第六次全國農業會議,本月25日邀請行政院農委會陳吉仲副主委到校演講,他以「新農業績效與未來農業重大議題報告」為題,整合全國農業會議決議,在不引進外勞、農地農用與健全農村發展的前提下,結合智慧科技,提出完善農業就業與社會福利體系、力推友善環境農業及精進產銷通路等有效作為,筆者甚表認同。友善環境農友呼籲應廣為宣傳,許多部落表明設置有機專區的意願,在此特別撰文分享。

筆者歷經嘉南平原的傳統農村生活,中學時期眼見農藥與化肥污染農田,生靈塗炭,大學時期發起生態保育運動。但30多年來,泥鰍、田螺沒回來,蛙類仍很少。

筆者1994年成為台東住民後,一路參與環保、有機、部落社區營造等,總感覺進展太過緩慢。2016年民進黨再度執政,沒想到環保戰友曹啟鴻先生擔任農委會主委,順勢端出友善環境農業政策,令人大為振奮。但他上任半年多即離任。還好,接棒的林聰賢主委繼續加碼,眼見符合環境、社會、經濟三面向的永續農業已完成政策論述,且大部分已實施。

無奈大部分農民和民眾還不太了解永續農業政策,在此特根據陳副主委演講內容扼要說明。在健全就業方面,農民保險與老農津貼外,已增設農民職災保險、產業保險、低利貸款,近期將再增設農民退休金制度,讓農民生活有保障。解決農業缺工問題方面,除結合智慧科技發展省工農法,並將建立農業人力與機械共享機制。

在友善環境方面,每公頃每年生態補償3萬元,轉型有機再加碼3至5萬元,有機驗證費幾乎全額補助,若設有機或友善環境專區還有更多交通、機械、加工、物流設施等補助。在市場通路方面,建立產銷資訊平台外,加強外銷,補助加工與冷鏈保鮮保存,甚至必要時,政府直接介入促銷或補助外銷,不許再賤價傷農。

陳副主委來台東考察與演講過程中,也答覆農民問題。太麻里地區青農們擔心釋迦市場過度集中於中國的風險,隨行的農糧署與農改場官員指出可透過補助農民團體的採後冷鏈與滅菌等設施,維護運銷品質與保鮮天數,拓展東南亞與東北亞外銷。為因應東部多颱風,溫網室與水產養殖防護罩的補助經費可達6成。勞保、公保退休人士從農,未來也可納入職災與產業保險。

但針對小怪手是否納入農機具補助、長濱等特偏地區的物流成本太高、水產養殖取水困難、荖葉能否納入農業管理等問題,陳副主委指示所屬在近期內提出對策。但針對民眾要求農地可蓋漂亮農舍的訴求,陳副主委則重申農地農用政策。

曾擔任鹿野地區農會總幹事長達8屆的鹿鳴溫泉酒店創辦人潘永豐先生有感而發,現在的政府是他看過最能針對農民問題提出有效解決辦法的政府;沒想到他幾十年來的農業理想,都快要全部落實了。

台灣是已開發國家,農產品佔日常消費金額的佔比並不高。筆者呼籲大家多消費支持友善環境的農產品,以加大正向循環力道,保障人民健康、復育生態環境,更可提高青年從農意願,扭轉農村與部落人口持續空洞化的社會危機。

鸞山森林博物館阿力曼推生態村,帶村民參觀小小自然農場。劉烱錫提供

友善環境養殖業者楊先生(右)向農委會副主委陳吉仲(左)陳情無海水可用的困境,水產試驗所何源興主任(中)協助補充說明。劉烱錫提供

【部落國留學 】劉烱錫:雲豹生態研究 部落子民應是主力

台東阿塱壹部落巡守隊員聲稱目擊雲豹,引發熱烈討論。圖為南島社區大學支持阿塱壹守護與研究雲豹記者會。

劉烱錫/台東大學生命科學系教授、南島社區大學發展協會總幹事

本人在2月20日於《蘋果日報》即時論壇的「部落國留學」專欄撰寫《當消失蹤影40年的雲豹在阿塱壹森林現身》一文後,引發熱烈的討論與各媒體後續報導。台東縣南島社區大學發展協會於2月27日舉行記者會,阿塱壹部落會議阿拉拜主席到場說明不公布確實時間與地點的理由、已持續派員24小時巡邏守護,並強調該部落把雲豹視為古代偉大戰士靈魂的化身、天神和祖靈的使者,他們堅持要自主調查研究。

南島社區大學高正治理事長報告支持阿塱壹部落自主研究已募得10萬元捐款,鸞山森林博物館阿力曼館長分享他2001年在內本鹿山區目擊雲豹的過程,並當場捐贈5萬元。

為什麼要支持原住民部落自主調查研究,除了基於尊重部落固有的自然主權外,我也提供自己的親身經驗。

1980年代,我20多歲,自認野外求生能力強,敢闖蕩中低海拔叢林,有點自豪於登山界與生態學界。後來在北部調查野生動物,僱用泰雅族人協助,才知道和他們比起來,自己簡直是還不上道的肉腳。

原住民男士腰間掛著山刀,背個籐籃,裡面放米、鹽、打火機和火種,1件夾克和雨衣就上山了,晚上睡覺時,烤個火,蹲著就可以睡,我卻要背著重重的食物、炊具、帳篷、睡袋等生活用品。

我30多年前用最先進的鋁製、彈性塑膠製的捕鼠器怎麼放陷阱,仍很難捉到各種鼠類,經常摃龜。泰雅族大哥卻用簡單的藤索或腳踏車煞車線就可以捕捉到20公克的森鼠、300公克的松鼠、1公斤的飛鼠,還有中大型哺乳類動物與飛禽。我曾試著學他們捕捉動物的技巧,跟他們一起爬樹,問題是我仍然看不出樹幹的爪痕,無從判斷動物的種類和大小,也就學不會作適當的套圈活捉松鼠、飛鼠、果子狸。

我大學時期曾擔任中興大學登山社長,闖蕩叢林時,經常迷路。我來台東大學任教後,和原住民上山,好像就到他的家園一樣,不必帶指北針、高度計、等高線圖,想去哪就去哪。我們登山朋友能背40公斤就算很厲害,台東原住民動不動就背達5、60公斤的獵物回來,布農族更是超人,100公斤也不是難事。布農族甚至4、50度陡坡也可直接走上去,不必之字型繞路,讓我目瞪口呆。

原住民過人的地方,從山到海,不勝枚舉。所以,我一再投書呼籲國人回復原住民自然主權,支持他們像祖先一樣繼續在其傳統領域神下去,山林應逐漸回歸原住民自治;但30年來,政府土地管理單位至今沒有太大改變,頂多換湯不換藥。

聯合國在1992年地球高峰會呼籲要支持原住民在地永續發展了,1993年提出《原住民權利宣言》草案了,1996年行政院成立原住民族委員會了,立法院在2004年底通過《原住民族基本法》了,聯合國《原住民權利宣言》在2007年通過了,國際自然保育聯盟(IUCN)在2008年決議原住民社區自主保育原則(ICCA)了,國民黨的馬英九總統在2009年簽署人權兩公約理應落實原權宣言了,甚至民進黨的蔡英文總統在2016年8月也向原住民道歉,說要落實原住民自治了,要賦予部落「公法人」地位了,結果呢?

感覺原住民族委員會只是寄人籬下,有哪個主委曾堅持落實原住民山海土地正義,像農委會前主委彭作奎先生為堅持農地農用而在1999年辭官呢?

呼籲蔡總統兌現對原住民的承諾,跟上已開發民主國家的腳步,讓各部落族人在自己的領域當家作主。這次阿塱壹原住民目擊雲豹之後,決議委請南島社區大學發展協會以募款方式自主守護與研究雲豹,除了堅守自然主權,且不信任去年未經部落同意、也不回文部落會議舉報,擅自以疏伐之名而行濫伐到底的林務局外,他們也很質疑生態學者的山林能力。

今年伊始,部落巡守隊員聲稱目擊雲豹後,我曾兩度與他們座談,對他們進一步找到雲豹的糞便、痕跡或拍到雲豹的照片,很有信心。敬請各界支持部落子民從守護與研究雲豹開始,進而傳承千百年的山林文化,在祖靈領域永續與發展。

蘋果日報:https://tw.news.appledaily.com/forum/realtime/20190304/1526750/

 

【部落國留學】當消失蹤影40年的雲豹在阿塱壹森林現身

阿塱壹部落傳出有巡守員發現雲豹蹤跡,族人決議自己保護與調查,因此南島社區大學發展協會理事長高正治醫師發起募款活動,呼籲各界支持部落自我守護與調查野生動物的行動。圖為雲豹牙頭飾。

劉烱錫/台東大學生命科學系教授、南島社區大學發展協會總幹事

今年伊始,阿塱壹部落有巡守隊員2人向部落會議主席阿拉拜(潘志華)聲稱發現雲豹從他行進中的機車前跑過,很快爬到樹上而不見蹤影。為求慎重,阿拉拜主席乃詢問其他巡守隊員,然後又有4人目睹雲豹從樹上撲向峭壁的山羊。

為此,阿拉拜主席在1月20日召開部落會議,並邀本人參加,該會議站在部落自然主權的立場,決議由族人自己保護與調查雲豹,嚴禁外人盜獵,同時要求林務局等政府機關停止伐木等干擾棲地的作業。在此呼籲各界支持部落自我守護與調查野生動物的行動。

30多年前,台灣雲豹已被懷疑已經絕種。但1986年時,才約30出頭的已故美國野生動物學家艾倫‧拉賓諾維茨(Alan Rabinowitz)博士來東南亞調查雲豹的狀況,在1987年初拜訪台灣大學動物系鄭先祐教授,我擔任鄭教授的研究助理,有幸與拉賓諾維茨博士餐敘,了解他此行目的就是想確定台灣還有沒有雲豹。

拉賓諾維茨博士雖未直接發現台灣雲豹,但認為台東南部山區有低海拔的原始林,很適合雲豹棲息,乃向行政院農業委員會建議,將台東縣金峰鄉、卑南鄉、達仁鄉北部的原始國有林地劃為大武山自然保留區。

2014年11月姜博仁博士等人根據他們自1997至2012年從低海拔到高海拔設置紅外線熱感應自動照相機的調查結果,包括大武山自然保留區等1249個地點11萬3636 天次,加上其他研究的209 個地點,合計共12萬8394天次的紀錄,均無所獲,乃發表在英國Oryx學報,認為台灣雲豹已經絕種,甚至考慮引進東南亞雲豹的可能,以抑制水鹿、獼猴、山羌等動物的過盛。

姜博士在2年多前曾到台東大學演講,我根據20多年來的原住民的口述資料與姜博士研究方法的局限性,無法認同雲豹已經絕種的說法。因此他去年10月打電話邀我到台北市立動物園參加《貓科動物再引入研討會》時,我乾脆表明態度並向他婉拒。

我認為雲豹還存在,不是沒根據。1994年8月我到台東師範學院任教,當時生態學界以《文化資產保存法》所設立的大武山自然保留區作為反對開闢南橫國道高速公路的主要理由,於是我向行政院農業委員會申請的第一個計畫便是「促進原住民共同愛護大武山自然保留區計畫」。

計畫一開始,我先接觸金峰鄉衛生所Gui(高正治)主任,他是太麻里溪流域卡拉達蘭部落國的Mazangilan(頭目)家族的繼承人,也兼任國民大會代表。他介紹衛生所保健員Ibu(蔡實)長老。Ibu長老為Viljauljau(比魯)部落國的人,從日據時代起就開始擔任助產士,接生超過1500人,人稱蔡爸爸,他走遍金峰鄉20多個大小部落,熟知各部落的邊界、特產和傳說。

大武山自然保留區設置時,蔡爸爸剛好擔任鄉長,他很不以為然地指出,好不容易才向省政府爭取到比魯溫泉開發案5000萬元,路開到一半就因設置保留區而停擺,他經常講一句話:「蔣經國都開放老兵回鄉探親了,我們卻不能重返被劃在保留區的老家」,聽到政府為了環保而犧牲原住民人權,難免心酸。

蔡爸爸在世時,我常與他及族人一起爬山涉水,談到雲豹,才知道那是非常隱密而兇猛的動物,這種擅長在樹上活動的大貓,很難被發現,一旦被發現,土狗也不是牠的對手,得好好規劃,出動數十人從各個面向圍捕才有機會。一旦捕獲,牠的毛皮與牙齒是頭目家族所專有,常在節慶場合穿戴。拉賓諾維茨博士可能不了解這裡的文化背景,而認為中央山脈大武山東側的原始林比其他地區更可能還有雲豹的分布。

因此,雲豹很不可能被陷阱或靠一人獵殺捕獲。近20、30年來未被直接獵獲也很正常,但我在1998年訪談布農族狩獵文化時,有人聲稱多年前曾捕獲雲豹,因怕被《野生動物保育法》取締而自行燒毀。

常山上拿肉的各地原住民,也有聲稱瞬間目擊雲豹的。例如,我主持內本鹿地區的生態調查研究時,目前經營鸞山森林博物館的阿力曼(王土水),擔任專職的調查員,2002年1月,他說在他老家Maidapulan(出雲山東面)一帶目擊雲豹從樹上跳過,且曾發現一隻公水鹿被分食,同行的耆老由鹿皮被撕痕跡,雖判定為台灣黑熊所為,但認為應是雲豹先獵獲。

農曆春節後,為了進一步展開保育雲豹的行動,2月14日晚上,阿塱壹部落會議阿拉拜主席邀我到太麻里鄉金崙的南島診所,拜會南島社區大學發展協會理事長高正治醫師。高醫師擔任金峰鄉衛生所主任時,對過去調查研究人員未經部落同意,擅自闖入傳統領域調查雲豹等動物,出事或死人時才找他處理,常有抱怨。

高醫師常年跟隨母親Patagaw(高玉蘭)頭目參與各種祭拜祖靈的儀式,他一開口就指出:祖靈呼喚likuljau在阿塱壹領域現身,就是對部落會議阿拉拜主席長期堅守自然主權的回應,我們應把握這個機會,讓關心生態與原住民文化的人士們支持部落自治、自主守護領域及永續經營祖產。

為了支持阿塱壹部落守護與調查研究雲豹的行動,高醫師特別以南島社區大學名義發起募款運動。詳情可到南島社區大學網站了解。

註:阿塱壹對雲豹的稱呼為li’uljaw,卡拉達蘭部落為likuljau。

蘋果日報:https://tw.news.appledaily.com/forum/realtime/20190220/1520001/

【部落國留學】他們以環保之名行侵佔之實,台灣山林百年還在痛!

2018年林務局還發生以疏伐為名的濫伐,早就該退出原住民領域的山林經營。

劉烱錫/台東大學教授、台灣環保聯盟執行委員、南島社大總幹事

地球公民基金會李根政執行長本月發表大作《台灣山林百年紀》新書。這本書細數從日本帝國在1912年開通阿里山森林鐵路而開啟的大伐木時代,到1980年代的森林保護運動而告一段落後,卻轉以造林、國土保安之名再毀林。

李執行長希望保護天然林,期許已被規劃為經濟林的20、30萬公頃人工林,應導入負責任的永續森林驗證;最後舉原住民、農民、公民為前例,做起山林生態復育之夢。讀完,重撩筆者參與生態環保30多年來的痛,就像被威權政府迫害的人,等不到正義來臨的痛。

筆者喜愛大自然,大學就讀森林系,參加登山社,1984年發起中興大學自然生態保育社。知道百年前,日本帝國砍伐阿里山地區的神木群時,當然會痛!中華民國政府擴大砍伐全國扁柏、紅檜巨木林,以林相改良之名砍除中、低海拔原始林數十萬公頃,改種柳杉、木麻黃等人工林,我就讀台灣大學森林研究所育林組時,就屢屢質問教授,更痛。

近20多年來,政府編列預算實施《全民造林》,導致砍除次生天然林,我利用報章發表《人工造林,上帝也瘋狂》、《土地公比人會種樹》、《打破種樹迷失》、《從生物多樣性看全民造林的荒謬》等數十篇,再透過推動FSC森林驗證擬引導我國林業步向正軌,但整個林業界愛理不理,林務局則慢慢來,讓我徹底對對森林系與林務局失望,則是難以言喻的痛。

這些痛比起原住民又算甚麼?過去的不說,蔡總統在2016年8月向原住民道歉,承諾要落實聯合國《原住民權利宣言》,卻在原住民和山林生態還沒有轉型正義前,於2018年7月1日成立《阿里山林業鐵路及文化資產管理處》,這是紀念高山鐵路,歌頌殖民帝國侵佔原住民領域並破壞森林嗎?若這件事可被接受,政府繼續紀念二二八事件元兇蔣介石,甚至民眾在總統府前揮舞極權中國的五星旗或散發納粹圖騰,也無所謂嗎?

李執行長在書末有個《復育山林之夢》,我想這個夢値得跨世代一起做。但我認為,如果政府繼續漠視原住民人權,霸佔原民領域不放,結合學術界以《社區林業》、《共同管理》、《里山倡議》等補助計畫麻痺原住民自然主權意識的話,恐怕再一個世代,山林還沒復育之前,岌岌可危的各個部落已滅亡,南島原鄉的山林文化也就斷根了。

筆者在校教授《環境倫理》課程,深知不尊重人權而高談動物權與生態保育,都是假假的,常別有目的,這種以環保之名行侵佔之實的行徑,早在1980年代就被嘲諷為保育帝國主義。即使我國2005年實施《原住民族基本法》,聯合國2007年通過《原住民權利宣言》,我國《森林法》、《野生動物保育法》等相關法規也只是從表面配合修得懷柔一點,完全沒從尊重原住民土地人權的本質來修。

到今天,林務局和國家公園寧可把錢花在巡守隊、警察隊,抓幾個「山老鼠」向社會表功,這些錢明明可以用來大力支持各部落原住民和祖先一樣自我守護與永續經營傳統領域的生態資源,卻萬萬不肯。這難到是號稱人權國家的台灣所當為?

改革林務局與國家公園等土地管理單位,回歸原住民自治,導入具國際公信力的森林驗證,遠比行政院環境生態組織改造重要。這不但可杜絕山林被局部盜伐與監者自盜,還可在環保與文化傳承的前提下,讓原住民永續利用林產品與發展生態文化旅遊,人民也可享受森林生態系統的服務,相信這才是彌平台灣山林百年之痛,邁向生態復育的可長可久之道。

 

林務局台東林管處的以固碳、水土保持為疏伐理由的告示牌。

攜手共進台東友善環境農業

攜手共進台東友善環境農業

您還要繼續噴農藥嗎?

原本生態豐富的台灣農田在1970年年年年代大量使用農藥和化學肥料的後果,就像美國自然文學作家瑞秋‧卡森博士在1962年年年年出版的“寂靜的春天”一樣,蟲鳴,蛙聲,鳥叫不再了。許多農民更賠上生命或病痛,相信也不利農產消費者的健康,值得嗎?

布農族胡金至先生經營的小小自然農場是台東最早的有機農場,栽種水蜜桃已三十年

友善環境耕作是世界趨勢

世界各地終於有很多農民和環保人士開始推動友善環境耕作,稱為有機農法,生態農法,自然農法等,基本上都是把農田當作生態體系,不使用農藥與化學肥料,以避免污染環境或殺滅其他動植物。這談何容易?友善環境農法既費工,產量一開始也比慣行農法低落一大截,且外觀差很多,消費者很難買單1970年年年年年代起,少數人堅持友善環境理念,在世界各地紛紛成立社團,合作社,公司等,逆勢超作,逐年成長,從建立農夫市集開始,到實體店面,網購等,如今在已開發國家的大賣場多設置有機或永續標章的專櫃,成為生活的日常。

鸞山森林博物館阿力曼館長推生態村在9月9日帶村民參觀小小自然農場

全面推動友善環境農林漁牧遊

聯合國生物多樣性公約的友善環境生物產業不只耕作,還包括畜牧與水產養殖,以及永續林業,漁業,遊憩業,這些都是台東地區的重要產業。台東有得天獨厚的好山好水好空氣,有識之士早在1990年代中期即成立有機農業促進會,堪稱全國最早。在此針對業別,提出本推廣團體的努力方向。

  • 農耕:農友若可不使用農藥和化肥,農委會將給生態補償每公頃每年三萬元,若轉型為有機,再給三至五萬元,且驗證費全補助,並優先補助有機肥與農機具,農友若聯合起來設置有機專區的補助更多。農民只要有意願,本團體將派員前往勘查採認。社區若有意願,本團體將邀請農糧署與農改場人員,前往說明與講習。農糧署另補助本團體協助友善環境農產品的行銷。

  • 林業:台東縣林地佔總面積超過八成,若實施FSC永續森林驗證,在保障原住民傳統領域權利下,天然林的愛玉子,藤條,月桃,野菜,香料,蜂蜜,以及人工林的木材,竹材,香菇,林下咖啡,林上百香果和愛玉等產品,也可行銷國際,甚至高價出售。本團體可與林務局合作,協助林農組織公司或合作社,加入友善環境林業的行列。

  •  漁業:台東不但空氣好,海水也沒污染,是友善環境水產養殖的最愛,許多業者特地來台東投資,卻苦無海水可用本團體與水產試驗所等合作透過各種合法管道,爭取表層海水與深層海水的取供水設施。另新港漁會與水產試驗所合作,2017年2月取得鬼頭刀FIP的初級永續標章,是台灣永續漁撈的一大步。

  • 畜牧:台灣糖業協業協會與農委會畜牧處,食品科技研究所合作推廣光合菌的應用,可消除畜牧場的環境異味,有益畜養動物的健康,並可轉化其糞尿為有機資材台灣糖業協業曹啟鴻董事長並於9月11日特地來台東介紹給本團體。

  •  遊憩:友善環境標農林漁牧地經本團體採認或取得生態或永續等綠色標章,代表環境沒遭農藥污染,可申請為環境教育設施場所,更可好好深呼吸,值得發展休閒運動等戶外遊憩,提高經濟效益。

友善環境養殖業者楊先生(右)向陳吉仲副主委(左)陳情沒海水可用的困境,水產試驗所何源興主任(中)協助補充說明

農產行銷更暢通

農產出路一直是農友須面對的難題。加工可大幅減輕及時販售的壓力,以蜜餞起家的美元食品公司已投資台東,本團體可協助牽線契作。本校先導型生技實習工廠,也可提供有機加工品的試量產。農糧署除了推動學校與軍隊採購友善環境農產品外,也補助本團體在台東觀光區域,各都會市集及網購行銷等。加入本校友善環境團體就可利用這些補助資源推廣您的農產品。

劉炯錫主持人(中)邀請FSC總裁Kim Carstensen(右二)在6月23日拜訪台灣第一個原住民森林驗證機構布農文教會所屬愛農公司。白光勝董事長夫妻(右三四))與台東林管處黃群策副處長(左三)等人陪同

未來農業不再窮苦卑賤

我國已立定不開放外勞從事農業的政策,那誰作農呢?從其他職業退休,基於興趣,從事休閒養生農業者不在少數。但青年繼承家業或參加農業研習後而從農的人口已漸成主力。他們善用知識,機械,各種科技,甚至自我開發市場通路,不再靠蠻力,堪稱是智慧農民,收入不俗。
政府為了鼓勵國民從農,有很多誘因,除了健康,職災及產物保險,老農津貼外,將新增農民退休金,另有各種類別的農業低利貸款,以健全農民就業與社會福利體系,歡迎一起作農夫。

農委會曹啟鴻前主委(講述者)於9月11日來訪向友善環境團體劉炯錫主持人等人介紹友善環境畜牧

台東大學友善環境農業推廣團體計畫主持人劉炯錫敬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