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落國留學】被誤解的永續農業與未落實的原民土地人權

友善環境耕作的長濱鄉南溪水梯田保留農田生態系,本土的泥鰍、鱔魚及諸多水草生育其間。作者提供

劉烱錫/台東大學生命科學系教授、南島社大總幹事、台灣環保聯盟執行委員

去年12月到波蘭卡托維治市參加聯合國第24次氣候變遷公約締約國會議時,從奧地利的場子聽到有機農業有助於土壤固碳,晚上回去和同住一家民宿的奧地利青年代表詢問該國有機農業推動情形,青年很自豪地指出,奧地利的有機農田佔總農地面積已達25%,這和台灣僅約1%而言,差距很大。

不過,民進黨這兩年多來總算開始大力推動有機農業,期許兢兢業業的陳吉仲主委繼曹啟鴻、林聰賢前主委之後,帶領大家衝出有機、永續農業的新境界。

根據有機農業研究院(Research Institute of Organic Agriculture,簡稱FiBL)整理到2016年的統計資料,全球已有57.8百萬公頃有機農地,佔總耕地約1.2%,較2015年增加7.5萬公頃(約13%),已有15個國家超過10%面積的農地採有機耕種。就食品市場而言,有機農產品達897億美元,2011年至2016年間成長38%,北美與歐洲就佔了91%。可見台灣的有機農業在全球僅屬中段班,更是已開發國家的末段班。

有機農業是指不使用農藥、化肥及基因改造作物的農法,是經過第三方驗證的友善環境與健康的耕作方式。這對已有穩定產量與收入的慣行農民而言,即使各國祭出生態補貼等誘因推動有機農業,往往曲高和寡,尤其一開始要面對病蟲害的高風險,農民只能敬謝不敏。

例如台東縣內面積已達5000多公頃的釋迦園,真正有機耕作的面積數仍不到10公頃。這幾年來,我以釋迦具超高維他命B與C等保健價值理由,鼓勵青農們努力邁向有機耕作,雖已有約30公頃的果品達到農藥零檢出,仍須少量與謹慎地使用農藥。

聯合國2030年的17項永續發展目標中,大多與農、林、漁、牧有直接或間接關係。因應永續發展趨勢,國際也有永續農林漁牧的標章系統,例如永續耕作的雨林聯盟、荷蘭UTZ標章及公平貿易標章,永續森林的FSC標章,永續水產養殖的ASC標章,永續海洋捕撈的MSC標章等。

永續農業標章通常不會要求完全不能使用農藥、化肥及抗生素,但要求盡量不用,使用時需有嚴謹的過程與紀錄,例如透過降低水產養殖密度與物種多樣化來減少疫病等。或如釋迦園仍保留野草與蟲鳥,只針對粉介殼蟲局部噴藥,待農藥自然分解後才採收,可達到農藥零檢出,同時產量與品質也不太輸給慣行農法。

不過永續一詞所代表的意義不只環境保護與經濟可行,還要兼顧社會公平正義,這包括農工安全與合理所得,在原住民地區更應從本質上尊重原住民權利宣言。FSC永續森林標章已約2億公頃,很多位於原住民地區;雨林聯盟永續耕作標章已達130萬公頃,而在歐洲ASC標章和有機標章的水產品在價格上沒什麼差別,可見永續農、林、漁業標章已逐漸成為國際主流,值得跟進。

談永續,不能避談人權,就像不友善環境的大型水力發電不能歸類為可再生能源一樣。

在國際會議場合常看到開發中國家的原住民控訴其政府不遵守聯合國《原住民權利宣言》中有關自然資源的固有權利,他們在國內甚至冒著生命危險維護傳統領域主權。今日民進黨政府已從過去的黨國威權政府第二次執政2年多,仍未見落實原住民權利宣言,尤其是管理原住民土地的林務局及國家公園等,簡直和開發中國家的作法沒兩樣。

期許民進黨要堅定走民主人權之路,不能裝死沒看到原住民的土地人權遲遲未落實,繼續以「轉型正義」愛轉不轉。

農委會要實踐永續發展目標,應該從本質上尊重原住民權利,響應國際自然守護聯盟(IUCN)在2007年聯合國通過《原住民權利宣言》之後,在2008年即開始推動原住民自己守護山林河海(原住民社區守護區,簡稱ICCA),而不是拿日本於2010年《生物多樣性公約》提出的《里山倡議》在原民地區大肆推行。

里山倡議既無國際法律地位,又乏原住民文化與權利內涵,在原住民地區推行,難道要麻痺原住民的權利意識嗎?

去年9月全國農業會議時,有林務局高官向我轉達局內同仁說我一再強調原住民權利,聽得很煩,另有林務高官請我別再提FSC森林驗證。

林務局顯然仍不尊重原住民權利,沒有用力推ICCA不說,最近台東林區管理處未經達魯瑪克部落族人同意,在元旦期間擅自開記者會說「發現」在大浦山一帶發現紅檜巨木群,搏得不少新聞版面。熟知,那裡是達魯瑪克人稱為Alibishi的地方,屬於族人平常不能隨便去的高海拔(Babulen)地帶,不但有紅檜和具有狩獵英雄可配戴的西施花樹(一種大型的杜鵑花),也是聖鳥熊鷹的棲息地,有事路過也應低調小聲。

林務局這種行為有把原住民當主人嗎?還是骨仔裡仍是威權時代的統治官僚,只是以懷柔攏絡手段取代威權時代的高壓取締而已?

林務局推里山倡議多年,仍不見從本質上尊重原住民權利地推動原住民社區守護區ICCA。作者提供

南溪水梯田的泥鰍與田螺。作者提供

 

【部落國留學】台灣推動友善環境農業才有出路 才是大利多

圖為布農族胡金至先生無私分享小小自然農場栽種水蜜桃30年的成功經驗。劉烱錫提供

劉烱錫/台東大學生命科學系教授兼深層海水中心主任

今年6至9月間,筆者參加許多場次的第六次全國農業會議,本月25日邀請行政院農委會陳吉仲副主委到校演講,他以「新農業績效與未來農業重大議題報告」為題,整合全國農業會議決議,在不引進外勞、農地農用與健全農村發展的前提下,結合智慧科技,提出完善農業就業與社會福利體系、力推友善環境農業及精進產銷通路等有效作為,筆者甚表認同。友善環境農友呼籲應廣為宣傳,許多部落表明設置有機專區的意願,在此特別撰文分享。

筆者歷經嘉南平原的傳統農村生活,中學時期眼見農藥與化肥污染農田,生靈塗炭,大學時期發起生態保育運動。但30多年來,泥鰍、田螺沒回來,蛙類仍很少。

筆者1994年成為台東住民後,一路參與環保、有機、部落社區營造等,總感覺進展太過緩慢。2016年民進黨再度執政,沒想到環保戰友曹啟鴻先生擔任農委會主委,順勢端出友善環境農業政策,令人大為振奮。但他上任半年多即離任。還好,接棒的林聰賢主委繼續加碼,眼見符合環境、社會、經濟三面向的永續農業已完成政策論述,且大部分已實施。

無奈大部分農民和民眾還不太了解永續農業政策,在此特根據陳副主委演講內容扼要說明。在健全就業方面,農民保險與老農津貼外,已增設農民職災保險、產業保險、低利貸款,近期將再增設農民退休金制度,讓農民生活有保障。解決農業缺工問題方面,除結合智慧科技發展省工農法,並將建立農業人力與機械共享機制。

在友善環境方面,每公頃每年生態補償3萬元,轉型有機再加碼3至5萬元,有機驗證費幾乎全額補助,若設有機或友善環境專區還有更多交通、機械、加工、物流設施等補助。在市場通路方面,建立產銷資訊平台外,加強外銷,補助加工與冷鏈保鮮保存,甚至必要時,政府直接介入促銷或補助外銷,不許再賤價傷農。

陳副主委來台東考察與演講過程中,也答覆農民問題。太麻里地區青農們擔心釋迦市場過度集中於中國的風險,隨行的農糧署與農改場官員指出可透過補助農民團體的採後冷鏈與滅菌等設施,維護運銷品質與保鮮天數,拓展東南亞與東北亞外銷。為因應東部多颱風,溫網室與水產養殖防護罩的補助經費可達6成。勞保、公保退休人士從農,未來也可納入職災與產業保險。

但針對小怪手是否納入農機具補助、長濱等特偏地區的物流成本太高、水產養殖取水困難、荖葉能否納入農業管理等問題,陳副主委指示所屬在近期內提出對策。但針對民眾要求農地可蓋漂亮農舍的訴求,陳副主委則重申農地農用政策。

曾擔任鹿野地區農會總幹事長達8屆的鹿鳴溫泉酒店創辦人潘永豐先生有感而發,現在的政府是他看過最能針對農民問題提出有效解決辦法的政府;沒想到他幾十年來的農業理想,都快要全部落實了。

台灣是已開發國家,農產品佔日常消費金額的佔比並不高。筆者呼籲大家多消費支持友善環境的農產品,以加大正向循環力道,保障人民健康、復育生態環境,更可提高青年從農意願,扭轉農村與部落人口持續空洞化的社會危機。

鸞山森林博物館阿力曼推生態村,帶村民參觀小小自然農場。劉烱錫提供

友善環境養殖業者楊先生(右)向農委會副主委陳吉仲(左)陳情無海水可用的困境,水產試驗所何源興主任(中)協助補充說明。劉烱錫提供